妄言一鑫

玫瑰也会枯萎

看TTG比赛又输了,内心很复杂,第一把输了很紧张,第二把输了就开始生气了,第三把赢了,觉得终于不一样了,结果又被连下两城。

和秋决有什么区别呢,区别是我不会再破防了,我说着要喷人要喷人,可是我不会啊,我连比赛都看不明白,bp都要人解释,我喷什么呢。

双粉,实际上是三粉。但是挑战者杯我倾注了太多感情在TTG身上,所以输了……怎么说呢,不是伤心,是累,不知道说什么,真的很累。

或许他们也很累吧,大家都辛苦了,或许赢的那局已经耗尽了力气。对手很强,坦然真的让我激动,这就是eStar的边路啊,他甚至比前辈更优秀,也更淡然。

交给春天来回答吧,玫瑰会开放吗?漂亮的小狐狸会笑吗?小马还会一往无前冲冲冲吗?驯龙高手和第一马可,五个人还会在一起吗?我不知道,我很累,大家都辛苦了。

我那么喜欢龙哥,可是他发挥的不好,我说李小龙就是绝世好男人,国服喷子稳稳的幸福,可是,可是。

我能怪谁呢,是实力所限还是没有意识,我怎么会知道呢。

春天见吧,春天见,再见或许我会为eStar加油(吕布fmvp太妙了),我会为AG呐喊,我本来就是AG的粉丝,为可能不同队伍的你们欢呼又揪心。但是改变不了了,这个冬天就这么结束了。再见,我支持的你们。祝好。

神明予我

   你不能说我是喜欢自己的幻想,他是一个不愿离家、不想长大的少女能做的最好的梦。不管在哪里,他胳膊虚虚环着我,比我大了一圈的手搭在我肩上,稍稍用了力按着我肩胛时,我就有了力量。雪白绷带一直缠到指尖,透着股中药味,因为在他身上,所以我愿意称之为药香。你问我喜欢他什么,毕竟他自己也无法改变命运,可是他站在那里,命运朝他俯首,苦难向他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会在某个夜晚醒来,看见他站在阳台吹风,微微拧着眉,手上拈着根已烧至末尾的烟。风有点冷,我向他凑过去的时候,他的眉头就会松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嘴唇上并没有烟味。

美梦&噩梦?

表白时喊错人了怎么办?在线等,挺急的。

东方曜可能真的要在我心里挤走玄策成功上位了。




昨晚做梦,梦见热力回旋的玄策,和我肩并肩坐在楼下。

小狼崽子跟我表白,用朗诵课文的语气讲了一大堆类似土味情话的东西,估计稿子没背熟,中间卡壳了好几次。

我以林妹妹的方式拉过他的手,在他掌心画了个问号。

他不好意思地偏过头:“我喜欢你。”

然后,好家伙,不知道为什么,我死活不记得他的名字,于是我凑到他耳边说:我也喜欢曜曜。

……麻了,孩子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来他一脸迷惑地看着我,我急中生智,又说了一遍: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呼,HE了,万幸万幸。


快乐联动

想看守约和小周一起玩吃鸡。

有太太愿意写吗?(真诚的眼神)场面一定非常好看! 

昨天看见一个姐妹说玄策:“清醒一点,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你哥。”(大概是这样)

我……我除了点头无话可说。

感觉小周也是啊,虽然小周不是我墙头,但是我也很喜欢他。 

但是私心更喜欢守约,怎么讲呢,上得战场下得厨房,那么温柔那么好,谁不爱呢? 

小周的话,主要是他好看而且可爱,太可爱了。不打比赛的时候,看他做什么都可爱。

同样是在非女友粉的情况下,如果你看到守约,可能会扑到他怀里,但是看到小周,应该是把他搂怀里。

所以真的没有太太写这俩人联动吗?

心平气和,知足常乐

        孙哲平生贺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有错,那就上帝来惩罚我,而不是让偶像听见我的失智发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义斩活动室的沙发非常软,环境优美,背景音乐也很好听,很好的放松了我们这群小粉丝的紧张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我们伟大的义斩队员孙哲平选手的生日。战队早早策划了各种方案,其中就包括微博抽粉丝参与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动还没开始,我们这群lucky dog不一会儿就聊了起来。 我本人非酋之名传遍女生宿舍 ,这次被选中实属意外之喜。在一群小姑娘的目光下,我眉飞色舞地回忆了自己是如何蹭到辅导员办公室的无线网,又是如何抱着本系的美女欧皇吸了三天,最终得到这个名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哪位官方爸爸抽中我的,我要当面亲吻他!”最后我激情发言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嘛,是寿星本人哦。”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我顺着小姑娘们惊喜的目光回头,钟叶离小姐姐正看着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熟练地招呼着我们这群语无伦次问好的小粉丝,眸色温柔似秋水:“我一时好奇就先来看看。活动马上开始,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快地转身离去,只留下我和姐妹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“完了完了。”我往沙发上一倒,“她万一告诉孙神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小伙伴们没有半分怜爱的安慰下,我挑了个不起眼的位置等着活动开始。不一会儿义斩全员就来齐了。大家拥上去签名合影,接下来就是送出礼物的环节。 

       我排在最后面,看着他们送的手工无锋模型,画了六个Q版再睡一夏的魔方,觉得我叠的纸星星简直普通到极点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孙哲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最崇拜的人,我想,他就在这里,像一尊神明,命运锁不住他,苦难也会向他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终于到我了,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中药味 。我试图从脑海里搜罗出几句漂亮话,但是大脑说,它失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把礼盒往前一递,我干巴巴的说了一句:“孙大神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他笑了笑。我刚准备回去,他又不紧不慢地开了尊口:“听说你想当面亲吻我?”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活动室成了欢乐的海洋,因为见到偶像而失智的大脑恢复正常,我只想着义斩有没有地缝能让我钻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早该知道的,被抽中根本不是因为我转运了,而是因为有更多的惊喜在后面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

蔚蓝夏天(补发)

祝少天生日快乐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属于我们的,独一无二的盛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说夏天是蓝色的,那是属于海洋的颜色,是属于天空的颜色,金色的阳光是丝丝缕缕的线,将两片无垠的蔚蓝相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你,你是夺目骄阳,是蔚蓝瀚海,是一切温柔,热烈与凛冽。你生于夏天,你就是夏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天是什么样子?它像你的回风式,从我耳边飞掠而过。我像所有弱队那样,踉踉跄跄、艰难地向前走,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终究是迎来了夏天,这是你的夏天——何其有幸,也是我的夏天。你们从不停歇,从我身边跑过,奔向属于你们的荣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我向前看时,我看见你回身张开双手,披着一身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说,我们是冠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最璀璨的夏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雨声烦,剑定天下。祝我们蓝雨的剑圣永远灿烂,永远明亮,就像夏天那样。

七夕快乐

   为蓝雨发电!





     北京时间7:07,赖在床上的郑轩被一阵提示音吵醒,失去了一个美好的早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手机一看:嚯,一大排定时说说。某些职业选手互相艾特,还顺带嚯嚯他们无辜的同行,让大家一起见证绝美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和黄少天发了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牵手照,十指相扣,还戴着戒指。

         果然住在一起,郑轩愤愤地往下翻。

        卢瀚文发了张游戏截图,图里两个剑客并肩站在夜色中,背景是今天凌晨更新的七夕活动地图,云雾下是隐约的星河,云雾上是无数光芒凝成的喜鹊,在空中组成一座鹊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看截图时间:好家伙,零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点开微博,这下秀恩爱从明着来变成了暗戳戳,张佳乐一堆花里胡哨的自拍里夹了一张左手比半颗心的,义斩的官微里就有张集体右手比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卢瀚文小朋友娴熟的用一张“七夕快乐”的贴纸遮住刘小别,一张截图重复利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呵呵,当我看不出来你特意留了一个衣角吗。郑轩笑容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轮回除了杜明外的全员倾情献唱了一首《孤高光棍歌》并@吴钩霜月。方明华……呵呵,郑轩选择直接跳过他的140字小作文。 

       兴欣发了手写的祝福语,字迹各异,从简单的“七夕快乐”到充满了文化人气息的“蓬山此去无多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”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梳洗完,望着空荡荡的屋子,突然意识到他亲爱的爸妈昨天就飞走过二人世界去了,也不存在可爱的女朋友给他做早饭,只能找了袋面包充当七夕爱心餐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了几局竞技场,被情侣秀到飞起的郑轩怒而下线。蓝雨的战队群里毫无动静,他开始打字。


枪淋弹雨:七夕快乐啊各位。

夜雨声烦:七夕快乐七夕快乐!阿轩你今天起得好早啊。大家的七夕都打算怎么过啊?反正我一定和队长一起了。

索克萨尔:嗯,我们现在在少天家。

八音符:我就不一样了,我和小精灵过。

灵魂语者:笑死,2v2竞技场全是情侣,换了职业也没人组我。

涛落沙明:笑死,去年用小号带我妹做七夕任务,绑了情侣,今年她男朋友看到了,非要问那个气功师是不是她前男友。

枪淋弹雨:话说我们今年做七夕任务吗?

夜雨声烦:阿轩你有情侣吗,没有你怎么做双人任务啊。蓝雨没有妹子就是麻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流云:可以开小号啊。

八音符: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号和谁做了任务!

夜雨声烦:什么!小卢?

枪淋弹雨:黄少你没看到吗,半夜零点那张截图。

夜雨声烦:空间吗我找找看……

夜雨声烦:好你个卢瀚文!半夜三更不睡觉和刘小别打游戏!队长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!

索克萨尔:少天,我们昨晚好像也在打活动副本……

夜雨声烦:那不一样!小卢还是个孩子啊!小朋友怎么能熬夜呢?熬夜会长不高的!你想在气势上输给他药的人吗!

流云:可是,黄少,我只有晚上能玩啊,我今天就只能和作业与网课为伴了……

索克萨尔:那,下不为例。

流云:好的队长!

夜雨声烦:说起来阿轩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,记得查收,不要找我了,我和队长一起出门了!

枪淋弹雨: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郑轩拉着徐景熙又组了两局竞技场,直到中午他才知道那个“惊喜”是什么,顶着青蛙头像的好友申请很显然不是徐景熙,在他通过的那一秒,他的手机屏幕被“孤寡”两个字淹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呵呵。他冷漠地回复:替我谢谢点你的人。 

       孤寡青蛙: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郑轩顺手截屏,发微博,配文:七夕快乐,来自寡王的祝福。

       快到中午了,他想,我要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晚上要在街上逛逛,去公园看看散步的小情侣,看看七夕的彩灯。

       出门前他又想起第四赛季的盛夏,没有回家的少年们躺在楼顶,试图用手指描画出银河。

       要是在楼顶,指不定可以看见牵牛织女星呢。

       他推开了门,打算在路上顺便买个望远镜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



深深

同人bg 张佳乐x你(万俟青叶)

“我知道你是恶魔。”

“但是我爱你。”

“苍天有鉴,厚土为证。苗疆传人万俟青叶在此起誓,我自愿将灵魂献予面前之人,愿爱他如己之半身,请天地造化,迎来客作归人。”